手机版 播州文化 切换场馆
总访问量:93.00万 今年访问量:2.51万 2020年访问量:89.36万 今日访问量:1995 微信:0 APP:0 PC:1995
HI,欢迎来播州文化
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活动预告 特色动态

红色故事

2020-11-06 00:00来源:铁厂镇分馆
2207

 潜光匿曜

文化墙.jpg

一九三四年八月,逃荒的一家三口来到西花坝宋家窝(今铁厂镇西花社区跃进组),丈夫称自己是瓦匠,当时张吉辉家正需砖瓦,便将其收留,建厂烧瓦

逃荒一家说他们是湖南人,丈夫叫张玉孝,湖南发生特大旱灾,老家一带非常严重,上草木、垅中禾苗、地里棉花豆苗概已枯槁,人求生无路,夫妇二人被迫带着半岁的孩子,离乡背井、逃荒来到遵义厂棚建完,张玉孝夫妇便住在厂棚里。烧出一窑后,便进入了冬天。

一九三五一月,红军中央纵队渡过羊岩河,从老鸹关(今铁厂镇洞上村)经马老顶(今团溪镇张王村)和陡岩(今铁厂镇西花社区)进驻遵义,张玉孝知道后,到沿途寻找亲戚、寻找家乡人,因行军多为晚上,部队行走匆忙,他没有看到能认识的亲戚和家乡人。原来,张玉孝十四、五的时候,毛泽东在湘赣边界领导秋收起义张玉孝的好多亲戚、同乡人都参加起义,当了红军,他仍在家放牛割草、跟父亲学做瓦烧砖。

,红军转战遵义城,红花岗战中,很多红军战士受伤,红军离开遵义“三渡”赤水,不得不将伤员分散老乡家隐居养伤。

张玉孝得知红军驻在遵义,欣然来到遵义,找到部队,找到了他的家乡人。几天后,带回个红军伤员,其中一个重伤,两个轻伤。张玉孝了解主人张吉辉是一个宅心仁厚、有怜悯心的人,便直言“这三位是我的湖南老乡,参加朱毛红军长征,在遵义城打仗受了伤。望老爷收留并给医治”张吉辉见状,没有犹豫,便将三人收留于家中,用家传医术给三人医治伤口。

四月初,红军离开遵义,转战云南,反动派开始对红军伤员进行疯狂清剿,数十红军伤员被杀害。三人伤愈,已是春忙季节,也是反动派清剿红军最严时期。为了保护红军战士的安全,张玉孝张吉辉商议,将三人分散留下,两个轻伤员,一个姓游,送往岩桑坝(今铁厂镇青坑村岩桑组)杨炳银(张吉辉的表妹夫)家,一个送往西花坝今铁厂镇西花社区西花组张吉光(张吉辉亲兄)家,并叮嘱:“可以带其干活,但要给吃饱穿暖,不可暴露二人的身份。若有人清问,就说是我张某的长工待适当时候送他们走。在张玉孝及张辉的精心保护下,三名红军战士成功躲过一劫。

清查红军的“风声”过后,两位伤好的红军决定离去,张玉孝暗地联络,确定了路线。一九三六月,道别时,姓谢的红军将一个包裹交给张吉辉,说:“我叫谢凤鸣,是连长,这包裹里是手枪,我带在身上不方便,就交给你。”当晚,张玉孝和张吉辉侄张中远一道,护送二位红军战士经三星场渡口过河,经开阳离去

重伤员叫林会满,江西人,是红军部队做饭的,因背部和腿上中弹,医好后行走不便,丧失劳动力,张吉辉安排他看守木斯迁碾房,给足温饱

张玉孝夫妇,仍做瓦。一九三八年五月,在一次抱瓦坯时被毒蛇咬住中指中毒,医治无效死亡,埋葬于跃进组傅家环边岩脚。其妻子带着4岁的孩子(小名张牛儿)回湖南去了

一九五零月,张吉辉凤鸣连长交给的手枪,在第五保保长唐发明家中,亲手交给武装民兵队。

解放后,张杰辉、张杰光在打倒土豪地主的“暴风骤雨”中,因无人提及他们曾保护过红军战士,被执行枪决,张吉辉家碾房已归生产队所有。林会满,仍然看守碾坊,一直未曾提及自己是红军,一九五九年冬病饿而死,埋葬于当地叫猪槽凼的地方。


添加表情 添加图片
发布
点击查看更多留言
热门推荐